温馨提示:本站内容不代表任何投资建议、投资暗示
微财经是专注的财经期货网站

欧佩克“式微”

期货admin2020-09-14 19:35:002A+A-

9月14日,是全球最大且唯一的石油生产与出口卡特尔”——石油输出国组织(欧佩克)60岁生日。

60年来,欧佩克已经走入了它的花甲之年,随着这一组织事实领导人——沙特阿拉伯的统治权下降,维持成员国内部纪律正在变得越来越困难,欧佩克的裂痕也渐渐浮出水面。

本周四,欧佩克将于维也纳召开会议,以评估该组织的减产计划。而依据7月份的统计,有超过一半的减产协议签约国超额生产。其中,伊拉克、俄罗斯和尼日利亚三国每天超过配额多生产33万桶,仅这三个国家的“超生”就让其他9个国家的减产付诸东流。

产量在增加,可需求依然萎靡。9月份以来,国际原油价格已经连续两周下降,同时,布伦特期货的远期溢价越来越高,也表明市场对于供应过剩的担忧日益加剧。

带领全球穿越60年时代的欧佩克,正在面临着花甲之年后新的难题。

市场控制力削弱

不久前,伊拉克下调了10月份对亚洲和美国的原油出口官价,而在它之前,沙特和其他海湾产油国也采取了类似的降价措施。在全球特别是亚洲需求逐步削弱的时候,石油销售商们再度做出了“价格战”的姿态。

今年3月份,第八届欧佩克和非欧佩克部长级会议在维也纳召开,俄罗斯出人意料拒绝了OPEC联合减产150万桶/日的提议,此前持续三年的联合减产划上了句号,随后,产油国大肆压低原油出口价格,一场原油价格战正式爆发。

在短短数周的时间里,原油价格跌幅不仅创下了1991年海湾战争以来的记录,WTI6月交割的原油期货价格甚至一度跌至近负40美元/桶,国际原油市场遭受了极大的创伤。

一个月之后,欧佩克联合俄罗斯,再度达成了一项历史性的减产协议,自2020年5月1日起减产970万桶/日;自2020年7月1日至12月减产770万桶/日;自2021年1月至2022年4月减产580万桶/日。

但是,沙特阿拉伯的控制力大不如前,成员国的作弊行为“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从协议开始之后,伊拉克和尼日利亚就没有按照要求减产。而这一减产联盟中的另一大生产国——俄罗斯,也并没有发挥它应有的作用。

实际上,相比上一轮长达三年的减产协议,俄罗斯已经比这次之后的减产平均完成率(95%)高出近30个百分点,但他们的日产量仍然要比原定目标高出10万桶/日左右。

不过,面对这种情况,极少能够听到来自成员国内部国家,特别是领导国沙特站出来,呼吁俄罗斯切实履行减产。或许是因为投鼠忌器,在这样一个困难的时候需要各方的团结,沙特不会也不敢去激怒与其产量相当的俄罗斯。

一味地纵容带来了一个严重的后果,长期以来,沙特的盟友、欧佩克减产的忠实执行者阿联酋也承认违规——8月份的日产量比应有的高出10万桶/日。这意味着在接下来的几天时间内,说服所有生产商遵守规则会变得更加困难。

即便原定于14日的欧佩克生日派对如期举行,相信前来参与的人也不太会有什么好心情。更为严重的是,原油需求不仅面临着短期内过剩的威胁,长期来看需求的增长也将远远低于此前人们的预期。

9月14日,bp发布了一份石油市场的展望报告,在该报告的模拟预测中,即便是最为乐观的预计,未来20年的全球石油需求也不过是“大致持平”。欧佩克如何在自身控制力日渐衰弱的情况下,保持自己的影响力,将成为他们未来最为重要的问题。

辉煌的过去

“必须承认的是,过去的60年,OPEC于全球石油界、乃至这个世界而言,确实是一个‘超级存在’。”国际能源战略学者陆如泉告诉记者,“作为一个由众多发展中产油国组成的国际组织,其影响力堪比一些发达国家和超级大国鼎力支持的国际机构。”

当然,全球政经格局也一直在规制和约束OPEC的行为,OPEC内部也经常遭受其成员国之间相互“欺骗”的“囚徒困境”。甚至某些时候,外界感觉它可有可无,因为OPEC经常为组织中的强势生产国所“绑架”,有时难以体现其独立性公正性。

1960年9月10日至14日,伊朗,伊拉克,科威特,沙特阿拉伯和委内瑞拉五个石油生产与出口国的石油部长齐聚伊拉克巴格达,召开五国部长级会议,会议核心就是讨论如何应对当时的石油巨头——埃克森等“石油七姊妹”的价格垄断

在两位在当时堪称“伟大”的石油部长——委内瑞拉石油部长胡安·阿方索和时任沙特阿拉伯石油部长阿卜杜拉·塔里基多方斡旋之下,欧佩克于当年9月14日正式成立。

欧佩克的成立宣言宣布,它的目的是保卫标价,也就是把标价恢复到埃克森等公司削价前的水平。成员国认为,各大石油公司必须在对成员国国计民生有重大影响的油价问题上同成员国进行协商。他们还主张在世界上建立一种“生产调节”制度——这实际上是阿方索的主意。

“上世纪70年代和90年代风起云涌、拨云见日,OPEC的‘石油权力’得到空前提升。”陆如泉说,“其余大部分时间,欧佩克主要发挥着石油市场的调节器、稳定器的作用,其对稳定油价一直发挥着重要作用。”

OPEC成立后不久,其成员国迅速扩展至13个,高光时期,成员国达到15个,控制着全球70%以上的石油储量和产量。而到了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彼时欧佩克面临着巨大的分裂危机,其原因和今天有些类似,成员国之间无法建立一个基于规则的石油生产分配机制

“但总体而言,OPEC作为广大发展中产油国的一个‘国际舞台’,过去60年在稳定石油价格方面功不可没,而这对于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大国和新兴经济体至关重要。”陆如泉说。

随着石油“储量”不断增加、石油制品需求下行,市场供需平衡打破,度过60岁生日的欧佩克可能将不得不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适应一个新的、逐渐“式微”的角色。

(文章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声明:此内容仅为传播更多资讯,如有侵权请联系微财经24小时内删除

点击这里复制本文地址 以上内容由微财经整理呈现,请务必在转载分享时注明本文地址!如对内容有疑问,请联系我们,谢谢!

Copyright © 2019-2020 微财经
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BY-NC-SA 3.0 CN)
客服QQ/EMAIL 3335607165#qq.com(发邮件时请将#换成@)
数字货币导航网站提供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