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示:本站内容不代表任何投资建议、投资暗示
微财经是专注的财经期货网站

金融活水润泽 黑土地“脱贫”有底气

期货admin2020-10-13 6:56:003A+A-

9月份的东北平原秋高气爽,金黄碧绿交相辉映的田野间可以嗅到丰收的气息。“东北平原是世界仅有的四大黑土区之一,土壤肥沃,可谓是‘一两土二两油’。”日前赴黑龙江和吉林调研时,当地一位期货从业人员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

黑龙江和吉林是我国黑土地的集中分布区。不过,一些以农业为支柱产业的地区“靠天吃饭”特征依然明显。近几年,随着“保险+期货”项目试点的落地,农产品价格波动风险得以规避,农民收入有所保障,东北地区不少国家级贫困县顺利“脱贫”。

农户风险意识提升

“我现在自己种地,全家的地今年全种了大豆,同时在门前小菜园种了点玉米,养了一些鹅,一年收入大概能有一万多块钱。”黑龙江省海伦市前进乡东兴村农户汲春生对中国证券报记者说。

汲春生是2014年建档立卡的贫困户,数年前妻子突发脑梗,让这个本就不富裕的家庭陷入贫困。被评定为贫困户后,在当地政府的帮助下,汲春生加入当地的小菜园、小农场等产业项目,近两年参与大连商品交易所的“保险+期货”项目,于2019年正式脱贫。在汲春生家里可以看到,门前菜园里的玉米已经收割,十余只鹅在院子里踱步,自留的玉米和辣椒挂满了菜园的门栏。

谈及农业风险,汲春生感触颇深:“前年下雨刮风,地里种的大豆大片倒伏,那年我家的地减产了约三成,减产大概一千多斤。”幸运的是,汲春生及时参加了“保险+期货”项目。“保险赔付了一些钱,直接打到了银行卡里。这保险挺好,没白上”说到这里,汲春生脸上露出了欣喜的笑容:“明年如果还有‘保险+期货’项目,我一定还参加。”

据海伦市数字农业指挥中心负责人刘中华介绍,汲春生所在的海伦市,农民整体对保险的认识程度较高,“我们全市共有465万亩土地,今年参与‘保险+期货’项目的便有300万亩”。

在距离海伦市约五百公里的黑龙江省佳木斯市桦川县,农户的风险管理意识也愈来愈强。据桦川县苏家店镇新胜村合作社理事长王大江介绍:“我们合作社玉米种植总面积约为5.1万亩,去年投保3.6万亩,今年投保面积扩大到了4.5万亩。去年是鲁证期货和合作社一起向农户普及保险知识,但农户仍有疑惑。经过一年的广泛宣传,农户对保险的认识增强了,全部是自愿投保”。

“保险+期货”助力脱贫

近几年,“保险+期货”项目试点遍地开花,已成为贫困县、贫困户脱贫的利器。

“自2017年以来,南华期货以‘保险+期货’为抓手帮扶国家级贫困县海伦市,到现在已经是第四个年头了。从最初的‘价格险’到后来的‘收入险’,从刚开始的7万亩小规模区域,到后来的152万亩大范围覆盖,历年项目总体产生赔付超过1亿元,通过县域覆盖项目,助力海伦市在2020年2月正式脱贫。”南华期货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唐启军介绍。

对于“保险+期货”项目近几年的开展情况,唐启军进一步表示,经过连续多年试点,“保险+期货”社会认同及参与度不断提高,同时参与机构的风险管理能力和服务水平在实践中不断提升。更重要的是,这些项目的持续实施,也改变了当地相关部门和机构的支农、惠农习惯;同时还吸引了资本市场的关注,引导多元化资金共同关注农业产业的发展。“特别是贫困县域,既能保证贫困户最低收入,实现精准扶贫,更有助于带动其他农户采用最经济的农业新模式保值增收。”唐启军说道。

据了解,桦川县曾是国家级贫困县,也是国家级产粮大县。2016-2019年连续四年与鲁证期货、人保财险合作开展大商所“保险+期货”试点项目。桦川县虽然在2019年初脱离贫困县序列,但当地农户的收入稳定性仍较为脆弱。据桦川县梨丰乡昌盛现代农机合作社理事长王延龙介绍,2019年黑龙江地区出现洪涝灾害,桦川地区受灾情况较为严重。“但是有了‘保险+期货’,合作社不但没赔,还赚了20多万元。这就是‘保险+期货’给我们带来的好处。”

鲁证期货相关负责人介绍,2019年鲁证期货在桦川县实现了玉米收入险的县域全覆盖,覆盖玉米种植面积32.75万亩。项目到期后,最终理赔总额8787.31万元,赔付率高达376%,用实际效果证明了“保险+期货”助力贫困地区夯实脱贫成果的有效性。

多方期盼试点扩容

随着项目试点的逐步推广,“保险+期货”已成为规避农业风险,助力农户“脱贫”,防止“返贫”的重要抓手。与此同时,期盼试点扩容的声音也越发强烈。

据了解,期货交易所联合期货公司、保险公司等金融机构已开始探索“保险+期货+订单”“保险+期货+银行”等多种模式。在2019年开展的海伦市大豆县域覆盖项目中,“保底赔付+熊市价差”的策略最大程度提高对冲效果,保障了项目中保险产品价格风险分散环节的保值范围,有效降低了保险产品中的期权成本,提高了期权费的使用效率。

“期望‘保险+期货’的品种更加丰富,比如水稻、大豆等其他作物都能参与进来,进一步保障农民的基本收益。”王延龙说。

对于在多年“保险+期货”推广过程中遇到的难点和问题,唐启军也提出了建设性的观点。第一,进一步完善农产品期权品种,上市更多农产品期货和期权品种,丰富“保险+期货”的风险转移渠道与工具,减少场外对冲成本。

第二,近年来开展的“保险+期货”试点项目均由期货交易所牵头,若未来扩大服务范围,还需引入中央财政资金,形成长效、稳定的运作机制,由中央财政、地方财政及参保人共同承担。

第三,加大力度推广“收入保险”,进一步分散价格及产量下跌的风险,综合保障农民收益,从而逐渐替代现有的产量保险。

第四,进一步做好期货基础知识的普及培训,只有为农户做好基础培育,才能更好地探索基差采购等创新试点。

(文章来源:中国证券报)

作者:周璐璐

声明:此内容仅为传播更多资讯,如有侵权请联系微财经24小时内删除

点击这里复制本文地址 以上内容由微财经整理呈现,请务必在转载分享时注明本文地址!如对内容有疑问,请联系我们,谢谢!

Copyright © 2019-2020 微财经
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相同方式共享(BY-NC-SA 3.0 CN)
客服QQ/EMAIL 3335607165#qq.com(发邮件时请将#换成@)
数字货币导航网站提供技术支持!